• 首页 > 排行榜 > 我的少帅夫人啊阮初夏傅景年

    我的少帅夫人啊阮初夏傅景年免费阅读作者炸毛的火鸭小说我的少帅夫人啊阮初夏傅景年

    作者:炸毛的火鸭

    书名:我的少帅夫人啊阮初夏傅景年

    更新时间:2022-06-23 19:50:52

    来源:花生

    《我的少帅夫人啊阮初夏傅景年》短篇言情小说的主角是阮惜时傅云霆,作者炸毛的火鸭精品选集系列之阮惜时傅云霆大结局。讲述了:声逐渐沉重起来。这些人是追着傅云霆来的?这一幕,怎么好像有点眼熟……“诶,你们不能进去!”外面传来船夫焦急的声音,显然这些男人并没有理会他,径直就走向了船舱。在舱门被推开的前一刻,阮惜时灵机一动,抓住旁边的软毯,严严实实的盖在了两人身上!“砰!”舱门被重重推开,阮惜时的嗓子里同时发出了细细的哼唧声,就像是男女之间的欢爱声一样,有...
    我的少帅夫人啊阮初夏傅景年免费阅读作者炸毛的火鸭小说我的少帅夫人啊阮初夏傅景年

    尖叫卡在了嗓子眼。

    阮惜时感觉到一个尖锐的东西,抵住了她的腰侧,低沉沙哑的熟悉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不许出声,否则杀了你!”

    阮惜时心猛地跳了一下,刚才才止住的眼泪,差点又夺眶而出。

    是他!

    傅云霆!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阮惜时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就听到外头传来几个男人粗犷的声音:“里头有人吗?”

    “有,里头有我的客人……”船夫说道。

    阮惜时听到凌乱的脚步声走近,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呼吸声逐渐沉重起来。

    这些人是追着傅云霆来的?

    这一幕,怎么好像有点眼熟……

    “诶,你们不能进去!”外面传来船夫焦急的声音,显然这些男人并没有理会他,径直就走向了船舱。

    在舱门被推开的前一刻,阮惜时灵机一动,抓住旁边的软毯,严严实实的盖在了两人身上!

    “砰!”

    舱门被重重推开,阮惜时的嗓子里同时发出了细细的哼唧声,就像是男女之间的欢爱声一样,有点稚嫩,却又带着勾心的痒意。

    傅云霆听着,都感觉小腹火热。

    不过同时他也反应过来这小丫头想做什么。

    看上去年纪不大,倒是挺聪明的。

    在看见几个男人闯进来的时候,阮惜时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猛然抓紧了软毯,又羞又臊道:“你们,你们干什么!”

    “难怪那船夫不让我们进呢,搞了半天,原来是一对小男女在这苟且呢!”先进来的男人看着这令人遐想的场面,发出调笑声,目光却是扫过了四周,见这船舱不大,也没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转头对其他同伴道,“人不在这儿,走了!”

    他说着目光扫过阮惜时姣好的脸庞,才转身离开。

    阮惜时没急着掀开软毯,没一会,刚才才走的男人忽然又折返回来,正对上阮惜时无辜的大眼睛,顿了下才道:“打扰了。”

    阮惜时咬了咬唇,看着他离开,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确定他们真的走了,才松了口气,赶紧将被子掀开:“没事了!”

    傅云霆没说话。

    阮惜时疑惑的低头,看见他紧闭着眼睛,似乎是昏过去了!

    看着他昏迷的样子,阮惜时终于想起为什么感觉那么熟悉了。

    这不就是两年前,她第一次跟傅云霆见面时的场景吗?

    两年前,她跟姆妈住在乡下,姆妈刚死没多久,她就被父亲一封电报叫回家,让她履行外祖母跟大帅府定下的婚约。

    在回去坐船的路上,她就遇到了被人追杀受伤的傅云霆,她的未婚夫。

    她跟着村里的长辈学过医术,所以救了他。

    但那时候她还不认识傅云霆,觉得这个男人浑身戾气,又被人追杀,不像是个好惹的人物,所以在傅云霆问了她名字之后,她就随便撒谎,把大姐的名字告诉了他。

    后来她回章家之后没多久,就听说傅云霆宁愿顶着他父亲一顿家法,也要强行更改订婚对象,跟她的大姐订了婚。

    之后她也被傅云霆的哥哥求了婚,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她看见了傅云霆近乎要吃人的目光。

    那时候她还不懂这目光的意思,直到她成了鬼魂,跟在傅云霆身边后,她才懂了。

    那是因为傅云霆喜欢的人是她。

    可是她知道的太晚了。

    但是现在……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阮惜时的心脏砰砰的跳起来。

    所以,她这是又回到了两年前?

    她真的活过来了?

    还有傅云霆,他也没有死!

    阮惜时心头顿时涌起喜悦。

    她赶紧将傅云霆扶起来,靠着坐好,看见他的腰间还不断的在流血。

    她从随身带着的小包裹里,取出了止血药和绷带,伸出小手就去解他的衣服。

    刚解开他的外衣,她的手指就忽的疼了一下。

    “啊!”

    阮惜时轻呼了一声,就看见鲜血一下子从她的指尖涌出来!

    她没想到,外衣里面竟然还藏着一把匕首!

    血顺着她的手指,滴落进他的衣服里,突然间里面就鼓动起来,一个东西从他衣服里钻了出来!

    阮惜时看见,这竟是一个脸上带着诡异笑容的小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