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排行榜 > 山野汉子心尖宠

    《山野汉子心尖宠》(大和尚)(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

    作者:大和尚

    书名:山野汉子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2-06-23 19:44:45

    来源:zd

    山野汉子心尖宠这本书的文笔不错,内容幽默有趣。 柳思辰符辰是近期很火的爽文主角, 山野汉子心尖宠这本书我看了不下五遍,作者大和尚文笔很好,丝丝入扣,的,又偷左邻右舍的鸡蛋,还得他家三叔帮着还债,现在更是跑街头闹事儿,柳家村的脸都被他们丢尽了,这两人留不得。你一言我一语的,立即做下决定,很快将两个晕厥的孩子抬了起来。摇摇晃晃中,柳思辰终于再次睁开眼睛。两日前,她
    《山野汉子心尖宠》(大和尚)(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

    第8章 给他做新衣

    柳思辰才看了一眼,人家就吝啬的别开头去,头发又遮住了脸。

    这么好看,为啥不让看。

    柳思辰竟有些意犹未尽的收回目光,站直了身子。

    不让扎头发,柳思辰也只好放弃,一抬头时,看到悬梁上的肉,她又生出一个主意来,随即搬来凳子要上去取肉时,少年起了身。

    他疑惑的问道:“你拿肉煮给我吃?”

    明显语气有些意外的开心,柳思辰怔住,“你还饿么?”

    倒也不饿,就是有些馋了,她煮的肉怎么这么好吃,好吃的就要多吃,免得下一顿没了。

    虽然他半遮着脸,表情看不真切,但柳思辰却能感觉到他的情绪,这显然是馋了呢。

    这么爱吃,除了炖肉这种吃法,还有不少好吃法,于是说道:“等会儿我换了布料回来给你做两套新衣裳出来,明个儿得了空,做油炸肉干给你们吃。”

    才听到肉干两字,符辰便咽了咽口水,应了一声好,瞧着就心情不错,还主动帮她取肉。

    拿两大块肉装到竹篮里,柳思辰整了整破旧的衣裳,这就提着篮子出门,符辰要跟着去,被柳思辰拦下。

    真要是跟着在村里头走动,恐怕会吓坏人,她有前身的记忆,乘着月光摸黑去了村头柳家族长柳大富家中。

    开门的正是柳大富的媳妇吴氏,一照面,吴氏很是错愕,但看到她篮里的肉时,眼神就变了,立即露出一张笑脸来。

    柳思辰也不进门,却是问道:“婶娘,我想用肉换些布来做衣裳,不知婶娘家里可有?”

    吴氏看着这两大块肉就咽口水,刚才也听说这柳河带来的少年竟然独自扛着一头野猪回村,就是这野猪肉了吧。

    于是吴氏热情的开口:“有呢,有呢,进来说。”

    柳思辰这就跟着进去,大院里的长板凳上一坐,就看到柳大富一家正要吃晚饭了,可端出来的却是一碗疙瘩汤,在柳家村还算是吃的好的了。

    眼下柳大富的儿子儿媳看到她篮里的肉后,马上就不急着吃了,都等着婆母换了这肉吃。

    很快吴氏从屋里翻出新布拿出来,还一脸不舍说道:“压箱底的好棉布,去城里买,得两百文一匹了呢。”

    柳思辰朝那布看了一眼,的确是棉布,至于价格前身没有概念,她初来乍道也不知行情,但篮里的两块肉却有二十来斤了。

    何况这布压箱底的,恐怕也放置了几年。

    吴氏见柳思辰不说话,眼神微动,想不到这大丫头聪明,于是犹豫着说道:“换一块肉吧。”

    这会儿站在廊下连疙瘩汤都不喝了的儿媳妇立即开口:“别急,我还有一块布,是我前几日入城扯来准备给我丈夫做衣裳的。”

    说完这话,儿媳妇就跑房里去了,一旁的儿子却是郁闷极了,布都买回来了,又拿来换肉么?只是在看到这两块大肉时,到底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柳大富坐在一旁也没有阻止。

    很快儿媳妇从房里拿出一块灰蓝的棉布,颜色上,柳思辰的确更喜欢,不仅耐脏,还带点蓝色,也不会灰沉沉的让人难受。

    不知道价格,又要换布料,只能吃点亏了,于是将篮子交给他们,拿着两块布道了别。

    柳思辰一走,柳大富一家不淡定了,疙瘩汤已经不香了,纷纷坐在厨房门口等着吴氏炖肉吃,一年到头也不曾吃到过这么多的肉。

    柳思辰一路匆匆回来,才到院门口,就看到一个符辰站在暗处,一直盯着她来的方向,莫非他一直等在这儿,是担心她走夜路不安全么?

    见她回来了,符辰也就跟着她一同入了院子。

    等柳思辰点了火把子,从房里翻出三房准备好的针线,打算裁布做衣裳时,符辰才一脸好奇的看着桌上的布料。

    吴氏给的那块布料颜色暗些,褐色的,非常耐脏,以后穿久了也看不出陈旧感。

    但眼下已经算是不错了,至少姐弟两人穿的还是粗布,这两块布是棉布,穿身上很柔软。

    柳家村的村民下地干活也多是穿粗布,只有走亲戚或者吃席才会穿上棉布衣裳。

    柳思辰前一世最喜欢做衣裳,还会刺绣,一边读书一边办工作室,业余时间专做汉服和仿古发饰。

    前一世用这个还赚了不少钱,但这一身病,也将钱都用来吃药了。

    柳思辰交代符辰站起身,开始给他量尺寸,可惜他太高,她掂着脚尖都够不着他的肩,只好站在板凳上量。

    做短衣下裤,行走之间也方便,为了符合这时代的着装风格,柳思辰拿了弟弟的衣裳参考,却发现男子下裤竟然是开了裆的裤子。

    原来在做下裤时,会多留一小块布出来,为遮掩下裤的不便,里头还会做一件犊鼻裈,这种状似后世的内裤是与开裆裤一起穿的。

    难怪大多人的上衣较长,便做了这遮掩的效果。

    柳思辰见了,很是郁闷,先前还没有仔细注意呢,这裤子一点儿也不方便,尤其不文雅,要是符辰穿了,他那好动的性子,那还不得露了光。

    她一向好做汉服,自是要改良一下的。

    柳思辰的眼神不由得移向墙上挂着的那张猪皮,随即生出主意来。

    这一夜,柳思辰忙到了深夜。

    符辰却也跟着她坐到了深夜,许是听到这布料换回来是给他做衣裳的,他显得开心,就不愿意去睡了。

    下半夜顶不住,两人才各自回房补眠。

    舒服的睡了一觉,天大亮了,柳思辰才醒来,就听到院里的对话声。

    院里柳士原和符辰蹲在屋檐下,眼神盯着西屋。

    符辰抿紧嘴唇,眼神总是飘向悬梁上挂着的野猪肉。

    柳士原见了,说道:“我姐姐炖的肉真是好吃,可惜我姐姐还没有起床。”

    符辰立即起身,他来到西屋门外站着,倒也没有强行破门。

    柳士原刚要阻止,见他没有破门的意思,也就松了口气。

    厨房里熬了药,传来药香,柳士原赶紧端着汤药送到了正堂里屋。

    等柳思辰从屋里出来时,正好看到像门神似的站着的符辰,一看到她出来,立即专注的看着她。

    柳思辰刚要问是不是饿了,就听到他的肚子传来咕噜声,柳思辰感觉他饿得也真快,一顿得准时准点的投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