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排行榜 > 如何将闻笙占为己有

    如何将闻笙占为己有全文完整版章节试读-作者林又青小说

    作者:林又青

    书名:如何将闻笙占为己有

    更新时间:2022-06-23 19:24:13

    来源:rmc

    如何将闻笙占为己有是林又青的经典都市小说类作品,如何将闻笙占为己有主要讲述了闻笙傅砚临的故事:...
    如何将闻笙占为己有全文完整版章节试读-作者林又青小说

    :我给你撑腰

    那女人冲来得着急,饶是闻笙反应再快,也没躲过巴掌。

    巴掌落在脸上,火辣辣的疼。

    闻笙有一瞬的懵圈,但很快反应过来,反手一巴掌扇了回去,“你有病?”

    她确定自己认识这个发疯的女人。莫名其妙冲出来给她一巴掌,不是有病是什么?她又是傻子,被人打了不还手。拎出法律条款来,这也是正当防卫,说得过去。

    徐佳期没想到闻笙反应这么快,更没想到这贱人竟然敢还手!立马扑上去抽她。

    但闻笙已经有了防备,这下躲开了,她不屑于大庭广众之下撕扯,转身要去叫酒店大堂经理来处理,结果没注意扭了脚。

    刺痛袭来的瞬间,忽然一只手搂住她的腰,把人护在怀里,乌木沉沉的香气袭来,闻笙一抬眸就看到傅砚临的下巴。

    不是走了么?怎么还在?

    傅砚临扫了她一眼,眉头锁着,一张脸肃冷,语气森冷地杀到那女人身上,“徐佳期你脑子有毛病的?”

    徐佳期刚才是看着傅砚临走了,故意留下来蹲闻笙的,根本没想到傅砚临会去而折返,她最清楚傅砚临的尿性,说六亲不认都不为过,此时她有点怂了,声音委屈,“砚哥,我就是想警告她别再不要脸的缠着你。”

    “你是我谁?轮得到你跳出来装腔作妖?”傅砚临半分面子不给。

    徐佳期有些难堪,“砚哥,我对你的心思你不是不知道——”

    “对我有心思我的人多了,你排几号?”傅砚临说完,又扫了眼闻笙,放浪不羁地说,“是我不要脸缠着她,有本事你抽我?”

    “砚哥……”徐佳期内心崩了。

    傅砚临是玩的花,可什么时候见他对一个女人这样上头?竟然说是自己不要脸缠着。他什么时候缠过人?都是那些不要脸的女人前赴后继贴上去!

    徐佳期看着闻笙素面朝天的脸,心里思忖,也就是皮肤好点白点,五官也不是顶好看的,砚哥怎么就迷上了?

    傅砚临呵了她一句,低头看了眼闻笙的脸,见她被打到的地方五指印鲜红,他眸色一沉,咬牙切齿地说,“去抽死她,我给你撑腰。”

    闻笙蹙了蹙眉。

    刚才在楼上打电话要结婚的是一个,面前的无脑追求者又是一个。

    闻笙扫了眼傅砚临,他的脸有种不羁的野性,带点大渣子味儿。尤其是那双桃花眼要是不冷光四射,会叫人有深情款款的错觉。个头高,身材好,站在人群里很难不被注意。难怪招女孩子喜欢。

    四周来往的人都在打量他们三个,更有人驻足看戏。

    闻笙讨厌这样被人围观揣测,更不喜欢陷入这种复杂又狗血的关系,她推开傅砚临,冷淡地说了句,“自己处理干净。不要让你的麻烦再来招惹我。”

    说完,闻笙阔步走了。

    傅砚临要去追,被徐佳期拽住胳膊,委屈巴巴地说,“砚哥,我不要你去!”

    “徐佳期,我他妈要不是看你二哥面上,我今天抽死你。”傅砚临甩开徐佳期的手,语气冰冷残忍。

    闻声赶来的大堂经理看到傅砚临正在发火,瑟瑟地缩在一边,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傅砚临一记冷眼扫过去,尽是骇人的气场,“养你们这帮废物当吉祥物的?”

    人被打的时候不上来,现在来搞毛线?

    大堂经理瑟瑟发抖,“砚少,是我们的失误,是我们的失误……”

    “再让我看到她踏进酒店一步,你卷铺盖滚。”

    她,自然是指徐佳期。

    傅砚临说完,手机恰好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他脸色更冷,掐断了铃声,阔步离开了酒店。

    徐佳期泪如雨下,心碎成饺子馅儿。

    认识十多年,她很清楚傅砚临什么脾性。

    这一次,她真给他惹毛了。

    -

    闻笙打车回到家。

    路上傅砚临给她发了好几条微信,闻笙都没搭理。

    祝清嘉说的没错,她这人才不是没脾气,而是臭脾气,不过一般不表现出来,日常是与人为善。但谁要给她惹急了,她能用冷淡晾死你,以实际行动告诉你:你根本不配她动气。

    开门之前,闻笙看到门口一地的烟头。少说也有二十来个。凌乱地洒落在门口的台阶下。可见当时抽烟人的心情之烂。

    闻笙认得这个牌子的烟。Sevensta。一个日本牌子,白底黑点的壳子,简单却有辨识度。

    傅砚临就抽的这个。

    闻笙记得,那晚事后,她还想抽一根,被他拿走了,说她不学好。

    他昨晚来过家里。

    看这些烟头,可想而知傅砚临在这里蹲了几个小时。

    那时候她和祝清嘉正在夜店喝着野格兑红牛,疯狂草栏杆,不亦乐乎。

    闻笙心里有点闷闷的,打开门,拿了扫帚出来清扫掉烟头,洗完手再回到卧室给祝清嘉打电话。

    祝清嘉那头也是才起来,叼着牙刷说话含含糊糊的,“你俩可真他娘的有缘分!蹦个迪都能遇到!我他妈怀疑他暗恋你多年!”

    “见鬼了呗。”闻笙表示很无奈。

    “你不是说,他跟你是一个高中的么?你确定你俩高中时候没见过?”

    闻笙说,“这不可能,我高中根本没有人喜欢我跟我做朋友,你离开嘉州后,我就跳级去了高中部,他们觉得我读书太恐怖视我如学习的机器。我朋友都没一个,还暗恋者?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原本初一下学期结束,闻笙就通过了高中部的入学考试,可以直接读高中。可那时候祝清嘉舍不得她,闻笙就留下来陪祝清嘉一起考学。后来祝清嘉爹妈离婚,她妈改嫁来了江州,祝清嘉跟着走了,闻笙才跳级去了高中部。

    原本想的是直接跳高三奔高考去,但学校觉得她十五岁,实在是太小了——闻亭书也怕她太闷着,就退而求其次,从高二开始念。

    那时候闻笙,脑子里只有个数学竞赛物理竞赛机器人大赛和高考,无心交朋友——事实上,也没人愿意和她做朋友。

    因为闻笙实在是太变态了,回回考试轻松夺走第一名,用接近满分的成绩生生羞辱了所有人。妥妥的一读书的机器。

    祝清嘉叹了口气,一本正经地说,“笙姐,你有时候太低估自己的颜值和魅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