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排行榜 > 王妃她娇不可攀

    王妃她娇不可攀 尾勺浅语风瑾夜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古代言情文)

    作者:浅情不知

    书名:王妃她娇不可攀

    更新时间:2022-06-23 19:01:36

    来源:QY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王妃她娇不可攀》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朋友推荐哦!王妃她娇不可攀限时免费最新章节在线:远处一行几人匆匆赶来,在原本雪白的雪地上留下一个个脚印,一行人在刺目的血色同雪白交汇处停住脚步,满目惊悚看向红衣似血的女子...一人轻道:尾勺......女子在寒夜风中,没有转身,毫不掩饰眼眸之中狠戾的恨意,她的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着,却拼了命压制着满腔的怒火与恨意,身后一行人警惕等待着女子下一步举措...不知何时雪花不再飘落,时间也仿佛随着大雪静止,不知下了多久的雪却始终没能把
    王妃她娇不可攀 尾勺浅语风瑾夜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古代言情文)

    第11章

    越都冬日常下雪,雪似梅花,梅花似雪,探梅时节,犹恨轻离别。

    尾勺浅语不爱梅花,梅花清冷,凌寒自傲,尾勺浅语不喜欢冷冷清清,却冷冷清清。

    陆嫣然的事情告一段楼,尾勺浅语再次回到了战王府,是要真正开始她的王妃生活了,接下来便有一件大事,那就是即将来临的除夕宫宴。

    如今是腊月初六,再有二十三日便过年,这将是尾勺浅语第一次以战王妃的身份参加宫宴,尾勺浅语计划在宫宴上露一露脸,除夕过后,再把伤疤治好。

    最好是在女眷的场所露脸,否则不但要直面风瑾夜,而且也会落了风瑾夜和战王府的面子。

    其实尾勺浅语做好了被认出来的准备,若是她在嫁进战王府之前,被认出来,或许婚事会被破坏,如今却无碍,但若是让人知道她是尾勺浅语,似乎对事情进展并无帮助,尾勺浅语硬着头皮,决定去找风瑾夜商量。

    尾勺浅语从小就带着帷幕,也是换了芯之后,才比较露眼,见过尾勺浅语的人不多,尾勺浅语记得的一个高门嫡女就是洛宴清。

    洛宴清就是水月阁大火,被尾勺浅语的父亲尾勺战天救出来的女子。

    战王府近来的气氛缓和了许多,尾勺浅语到听风楼的时候,风瑾夜正喝着茶,看一本兵书,一抹纤细的人影出现在了他眼前。

    风瑾夜抬眸见尾勺浅语着一缕月白色的平罗衣裙,长及拽地,无一朵花纹,一头青丝随意绾成随云髻,一支玛瑙碎玉梅花簪斜斜插在发髻上。

    风瑾夜看得有些出神。

    尾勺浅语甚少如此精心打扮,今日是晴夏拽着她,说她已经是战王妃,难得又与战王爷关系缓和,不能再任由她如从前一般随意。

    尾勺浅语被风瑾夜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假咳两声道:“我找你说点事。”

    风瑾夜视线从尾勺浅语身上移开,放下书,轻笑说道:“本王能听到你脚步声,不用故意咳。”

    尾勺浅语心道:知道我来,你还装,还好意思戳破我假咳!

    尾勺浅语坐下,自顾自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一喝是庐山云雾,却已经习惯:“我在想除夕宫宴的事。”

    篱越国当今的圣上,便是风瑾夜和皇甫晨,当初送回越都的二皇子,比风瑾夜小两岁,却重病,无子嗣,如今把持朝政的是太后,皇位的继承是个迷。

    太后允天幽是西伯侯府上一辈的嫡长女,也是西伯侯世子允铭的姑姑。

    因为圣上病重不见人,给风瑾夜赐婚后,免了风瑾夜进宫谢恩,所以宫宴是尾勺浅语第一次入宫。

    “你担心暴露身份?”风瑾夜倒是不怕,他要护她,便无人能动她。

    尾勺浅语有些冷,又倒了一杯热茶喝下,淡然道:“也不是,但我觉得暴露身份,对以后行事并没有帮助,所以想在女眷之中露一露脸,掩盖过去!”

    “露脸?”风瑾夜一脸震惊,要一个女子将丑陋的容颜展现出来,其实挺为难,风瑾夜没想到尾勺浅语竟想这样做。

    风瑾夜的反应,暴露了他见过尾勺浅语的脸上的伤疤。

    尾勺浅语叹了一口气,心里早猜到他可能是见到了,确认了还是会失落。

    “我有解药了。除夕之后就会解毒!”尾勺浅语今日穿得很是单薄,刚坐下没一会便觉得冷,忍不住搓了搓手背。

    风瑾夜皱眉,再倒了一杯热茶,塞到尾勺浅语手里:“今日穿这么少?”

    “嗯,晴夏让我这么穿的,她说穿少一点,你才会心疼!”尾勺浅语直接将晴夏的话说了出来,风瑾夜想冷笑,可刚刚他才给她到了热茶..

    风瑾夜尴尬的点点头,起身将披风取了过来,简单粗暴披在尾勺浅语身上:“宫宴你打算怎么做?需要本王配合你?”

    “我一个人怕是很难做到,你带我去见洛宴清。”尾勺浅语想找洛宴清帮忙,顺道可以入手查他爹身故当日的事情。

    风瑾夜一语道破:“你想从洛宴清下手,查探你爹的死因?”

    洛宴清是定远候府的嫡次女,是皇甫熙的未婚妻。风瑾夜与皇甫家的关系,要想办法让尾勺浅语见洛宴清一面不是难事。

    洛宴清长尾勺浅语一岁,已经十九岁,但却还未成婚,越都有传言洛宴清天生凤命,洛家很有可能,在等一个机会跟皇甫家解除婚约,送洛宴清进宫,可一等却把洛宴清等成了老姑娘。

    尾勺浅语也知道瞒不住风瑾夜,便点了点头,又道:“冬月楼有消息,洛宴清每年的腊八节这一日,都会在城东的清风寺祈福,而后会给周围的穷苦百姓派腊八粥。”

    尾勺浅语不得不感叹,洛家真的是奔着皇后的位置去的,定远侯难道不知道皇帝病重吗?偏要牺牲一女子的一生。

    “你的意思是让本王找上阿熙,给你和洛宴清牵个线?”风瑾夜自然听明白了尾勺浅语的意思。

    “嗯。”尾勺浅语点头,双眼充满期待等着风瑾夜答应。

    风瑾夜无奈点了点头,尾勺浅语笑了笑:“谢谢你,为了表达我的谢意,腊八节我给你煮腊八粥?”

    风瑾夜愣愣点了点头,她要给他煮粥,他很欢喜!

    两日后便是腊月初八,风瑾夜吃到了腊八粥,一言难尽,米是熟了但不软,豆子有的煮烂了,有的咬不动。

    很想问一问,尾勺浅语是怎么做到的?

    可当尾勺浅语手托双腮,一双凤眸看着风瑾夜,问“好不好吃”的时候,风瑾夜说不出任何嫌弃的话,只应了一句“还行”。

    尾勺浅语笑嘻嘻,说道:“我就煮了那么一点能吃的,我吃晴夏煮的!”

    风瑾夜顿时语塞,看了看还剩半碗的腊八粥,却还是想吃。

    两人用完早膳便出门,风瑾夜打探到,皇甫熙原本每年这一日就会来见一见洛宴清,风瑾夜只需带尾勺浅语碰上皇甫熙。

    清风寺人声鼎沸,许多百姓都来祈福吃粥。

    尾勺浅语远远望去,便见一妙龄女子,略施粉黛,身着月牙凤尾罗裙,一支粉色桃花簪插在发髻上,一头青丝垂落在后背。倒是真的尽心尽力在施粥。

    尾勺浅语看着施粥的洛宴清,问风瑾夜:“她那的腊八粥似乎比较好吃,你想不想吃一碗?”

    风瑾夜不想搭理尾勺浅语,而其实今日吃了腊八粥,他心情很不错。

    皇甫熙带着风瑾夜和尾勺浅语,与洛宴清见了面,洛宴清端视了尾勺浅语好一会,尾勺浅语也不怕她打量,落落大方由着她看,而后便与洛宴清一齐施粥,施完粥方才表明来意。

    一切顺利,尾勺浅语也放下心来。

    回战王府的马车上,尾勺浅语忽而问道:“你说,皇甫熙还能娶到洛宴清么?”

    “别人的事,与本王何干?”风瑾夜对尾勺浅语忽然的话题,丝毫不感兴趣。

    “你会不会聊天!”尾勺浅语故作生气道。

    风瑾夜一顿,道:“娶不到!”

    “嗯嗯,我也觉得悬!皇甫熙还去见她,也挺深情的!”尾勺浅语喟叹:故人心易变。也不知道洛宴清如何想。

    风瑾夜却道:“据闻,你同洛宴清,还有从前的陆荟言是越都三大高门嫡女,都说你们才貌双绝?”

    “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尾勺浅语竟然不知道。

    “本王查你查到的,据说一年前诗会,洛宴清被奉为越都第一才女,她却说才貌都不及你!”风瑾夜一面说着,一面细细端详着尾勺浅语,她带着面纱,洛宴清也不及她半分!

    貌,确实比不上,才,就不知道如何了?

    “啊!她是不是以为我死了,就恭维恭维我。反正死人不会与她争第一才女!”尾勺浅语倒是什么话都说,百无禁忌。

    “休要胡诌!”风瑾夜怒道。

    尾勺浅语被风瑾夜一吼,又作委屈巴巴模样,看着风瑾夜,她发现这样特别管用!

    风瑾夜将视线挪开,转而道:“你十三岁那年,诗会上不是一举成名?”

    “呵呵,我那吟的都是别人的诗。”尾勺浅语漫不经心道:“你看我哪像个才女!”

    尾勺浅语觉得,她从前是太蠢了,不懂父亲为何一直让她带着帷幕,不懂为何父亲行事总是低调。

    尾勺浅语穿过来就在诗会上,当时被嘲笑,用纳兰性德的一首诗反击,确实名动一时。

    洛宴清这个人,尾勺浅语看不透,但尾勺浅语看得出来,她并不爱皇甫熙,若是如此,皇甫熙不娶她,说不准也是好事。

    “你方才可有打探皇甫晨的消息?”尾勺浅语想到皇甫熙就想起皇甫晨。

    风瑾夜一顿,她果然最在意还是皇甫晨,点了点头:“嗯,阿熙也没有消息。”

    “皇甫晨这混蛋,到底去了哪里?能一年都回不来!”尾勺浅语牙狠狠道。

    风瑾夜不语。

    尾勺浅语忽而有些疑惑,道:“为何勤伯候府的世子是皇甫熙而不是皇甫晨?”

    风瑾夜猜测,皇甫晨要扮演他,若是有了世子的身份恐怕分身不易吧。

    风瑾夜对皇甫晨,默然又多了一丝愧疚。

    “我倒觉得挺好,皇甫晨只比皇甫熙早出生那么一会会,若是因为如此就什么都是皇甫晨的,那对皇甫熙才不公平呢!”尾勺浅语随意说着,

    皇甫家两兄弟是双胞胎!

    风瑾夜不想与尾勺浅语多说皇甫晨,但还是应了一句:“皇甫熙与皇甫晨一文一武,确实皇甫熙更适合世子之位,皇甫晨适合在战场上!”

    风瑾夜会有此定论,自然是因为这些年,皇甫晨用他的名义立下的汗马功劳。

    尾勺浅语不认同:“我不认为,我觉得皇甫晨适合成婚生子,在家好好地陪娘子,孩儿!”

    风轻萱二十二岁了,在古代着实是一个老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