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排行榜 > 龙凤双宝:渣爹求婚请排队

    《龙凤双宝:渣爹求婚请排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顾知言傅邺年小说阅读

    作者:姜墨

    书名:龙凤双宝:渣爹求婚请排队

    更新时间:2022-06-23 18:57:44

    来源:ygscx

    经典美文《龙凤双宝:渣爹求婚请排队》由著名作者姜墨著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知言傅邺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顾知言这个小***勾搭上了苏少,竟然还敢跟傅邺年藕断丝连!只要她把手上的资料卖给狗仔,苏少肯定会抛弃她,届时看她还怎么嚣张!打定主意,顾吱吱快速联系上人,去了跟狗仔约定好的地点。一到了地点,顾吱吱就迫不及待把手机递了过去。“怎么样?这可是超级大独家,没有一百万,我是不会卖给你的......”顾吱吱得意满满的昂了昂下巴。谁料对方不仅没有惊喜,他周围的
    《龙凤双宝:渣爹求婚请排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顾知言傅邺年小说阅读

    语气轻佻又恶劣,像是在逗家猫,全然没把她放在眼里。

    “自己想办法跟苏致远解除婚约,乖乖回来,别逼我抓你。”

    从迈巴赫上下来后,顾知言还有些恍惚。

    她环视了周围一圈,准备打电话给林特助,却瞧见了脖颈处的吻痕。

    傅邺年......他属狗的?

    在顾知言没注意的角落里,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顾吱吱捂着蹦蹦跳的心口,看着手中录成的视频,眼中止不住的兴奋和恶毒。

    顾知言这个小***勾搭上了苏少,竟然还敢跟傅邺年藕断丝连!

    只要她把手上的资料卖给狗仔,苏少肯定会抛弃她,届时看她还怎么嚣张!

    打定主意,顾吱吱快速联系上人,去了跟狗仔约定好的地点。

    一到了地点,顾吱吱就迫不及待把手机递了过去。

    “怎么样?这可是超级大独家,没有一百万,我是不会卖给你的......”

    顾吱吱得意满满的昂了昂下巴。

    谁料对方不仅没有惊喜,他周围的同伙看清内容之后,更是面露凌厉,团团将她围住......

    ——

    加长版林肯里,顾知言抿了口茶,扫了一眼男人递上来的视频。

    里面赫然是自己跟傅邺年在车上的暧昧片段。

    拍摄者的角度极为刁钻,只能看到摇晃不定的车身,和傅邺年趴在自己身上的身影。

    顾知言掀了掀眼皮,又睨了一眼被五花大绑,跪在自己脚边,骂声连连的顾吱吱。

    “你拍的?”

    顾吱吱不服气的昂了昂下巴:“怎么?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顾知言你这么不知检点,迟早被抛弃!”

    闻言,顾知言缓缓勾起红唇,语气狂狷又嚣张:“顾吱吱,你还真是蠢钝如猪。”

    “在京城里,还没有谁敢爆我顾知言的花边新闻!”

    “你!”顾吱吱气的浑身抖:“京城里你还能一手遮天不成,你迟早要身败名裂的!”

    顾知言懒得理她。

    过了片刻,顾吱吱才晃过神来,发现车子一直在飞速行驶。

    “......你要干什么?你要带我去哪?”

    “教你做人。”

    车子最终停在了一处墓地前,顾吱吱面色惊疑不定:“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难不成,她还想杀人灭口?

    几人经了一番周折,最终来到了一处墓碑前。

    只见上面赫然刻着亡母林佩泉之墓!

    顾吱吱盯着墓碑,面色难看,尖锐的声音略略拔高:“你有病?你带我来这种晦气的地方干什么?!”

    “跪下。”

    顾知言话落,身后的保镖二话不说,一脚踹到了顾吱吱的腿窝处。

    随着一声痛呼,顾吱吱倒在亡母照片下,抬眼便是那张面容慈祥的黑白照。

    “妈,我来看您了。”

    顾知言嗓音暗哑,卷长的睫毛下浮现出一抹潋滟水光。

    当年,她没能及时给母亲送去医药费。

    如今再回来,医院里早就已经没了母亲的消息,就连尸体也不见踪影。

    无奈之下,只能找了块墓地,为母亲做了衣冠冢。

    “顾吱吱,妈妈的遗体去哪里了?”

    医院如果想处理尸体,一定会联系直系亲属,征求亲属的意见。

    顾吱吱不可能没接到消息。

    “我为什么要在乎一个死人的消息?”

    “再说了,一具尸体,现在肯定早就化成灰了。你想要那种东西,火葬场多得是,自己去找呗。”

    看着顾吱吱满不在乎的模样,顾知言怒从心头来。

    她眼神一凌,尖锐的指甲死死扣住对方的下巴,眸带恨意。

    “顾吱吱,你良心被狗吃了?当年我上顾家求医药费,你将我拒之门外。”

    “现在我只想要回妈妈的遗体,你竟然能说出这些畜生话!你别忘了,你身上还流着妈的血!”

    “你装什么装?你孝顺?你孝顺的话,我们现在就不在这了!”

    “再说了,当年那时候,那个老太婆已经没钱了!我怎么可能搭上自己的前程,去干那些吃力不好的事?”

    顾吱吱嗤笑一声,满不在乎的翻了个白眼,一番话说得理直气壮。

    这一番举动,彻底惹怒了顾知言。

    她手指不断用力:“给妈道歉!”

    妈当年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小女儿,锦衣玉食的供着,生怕让她不开心。

    可林家破产之后,她就干这种事!

    甚至还在母亲坟前大放厥词!

    若是母亲泉下有知......

    “我不要......”

    话音未落,顾知言猛的拎起她的头发,狠狠的磕到地上。

    巨大的疼痛,惹得顾吱吱一阵尖叫连连。

    “啊——顾知言你疯了?!你敢这么对我,我杀了你......”

    顾知言眼神仿佛淬了冰,她声音发狠,一字一顿:“既然你死不悔改,那今日我便替母亲,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

    “你们几个,看着她,不到明天早上,不准让她离开我母亲的坟前。”

    “要是她敢跑,就给我打断她的腿!”

    “......什么意思?”这话一出,顾吱吱这才变了脸色。

    这个***,是想让她在这坟场过一夜?

    顾知言对她的质问充耳不闻,眼神哀切的落在母亲的墓碑上。

    “妈,我一定会让当年辜负你的人付出代价,我一定会查出当年林家破产的真相。”

    当年林家是京城中屈指可数的大家族,却能在短短数天轰然破产。

    原本身体健朗的林老爷子也突然去世,想来这肯定是有人推波助澜。

    收敛好情绪,她便转身准备离开墓地。

    “你给我回来,你放我离开......”

    一番尖叫挣扎无果,顾吱吱这才意识到,对方这是准备来真的。

    “姐姐,我错了,你带我走吧......“

    硬的不行来软的,她眼睛里带着血丝,一瞬不瞬看着顾知言离开的背影。

    不管怎么嘶吼怒骂,讨饶祈求,都徒劳无果。

    只能眼睁睁看着顾知言的背影越变越小,最后消失在视线中。

    到了夜晚,冷风呼啸。

    空荡的墓地,除了一处处阴森的碑牌,再无其他人。

    那些看守她的人,也不知身在何处......

    顾吱吱浑身抖若筛糠,吓得面色惨白,神经紧绷到了极点。

    顾知言,你给我等着!

    ......

    傅邺年的前妻,失踪多年的顾家大小姐,苏家大少的未婚妻。

    这三个爆炸性的字眼凑到一起,立刻轰动了京城上流圈子。

    顾知言三个字,成为了所有人的饭后谈资。

    顾知言在总统套房里,看着接踵而来的短信,冷笑连连。

    林家落魄之时,这些人对她避如蛇蝎。

    如今她不过就是多了一层苏家大少未婚妻的头衔,这些人就像哈巴狗一样凑了上来。

    顾知言粗略扫了一信息,最终将视线落到了“顾长淞”几个大字上,眼神瞬间一暗。

    “怎么回来了也不说一声?”

    “什么时候有时间回家,爸爸给你办接风宴。”

    看着上面讨好试探的文字,顾知言不屑的勾起唇,快速回了个:“我明天就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