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排行榜 > 给战少做了个全身检查

    《乔憬战祁霈小说》--(给战少做了个全身检查全文在线阅读)

    作者:爱挑食

    书名:给战少做了个全身检查

    更新时间:2022-06-23 18:49:37

    来源:yw

    乔憬战祁霈是著名作爱挑食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下面看精彩试读!淡的回了句。很忙?你不是在乡下养老吗?有什么好忙的?电话里传来男人疑惑的声音。掰玉米。说着,乔憬动手咯噔——一声掰断一根籽粒饱满的玉米棒。咳咳——男人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掰,掰,
    《乔憬战祁霈小说》--(给战少做了个全身检查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章

    第3章 战祁霈满世界找乔憬,却不知对方是他未婚妻

    巴掌声格外的清脆、响亮。

    这一耳光直抽的战南晴重重躺在地上,嘴角溢着血,一张嘴肿成了猪头。

    “你,你真的敢打我!”战南晴捂着脸,目眦欲裂的眼底满是仇恨。

    苏曼菡在短暂的惊吓后,赶忙将战南晴扶起,而后愤然指向乔憬,“你竟然动手打人!”

    “怎么,她辱骂我妈,我还不能教训她了?”乔憬目光涔凉不卑不亢的说着,“为人子女,难道我就得装作没听见,任由她辱骂?口口声声说我没教养,她的教养又在哪里?”

    乔憬这话既是说给战南晴听的,也是说给苏曼菡听的。

    “你在骂我没有教好她?”苏曼菡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觉得呢?”乔憬不答反问,凛着的眉眼里挑着满满的桀骜不羁。

    苏曼菡气的捂着胸口有些上不来气,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电话是老爷子打过来的。

    苏曼菡咬了咬牙,接通电话。

    “憬丫头接过来了没有?”战远山迫不及待的问。

    “爸,这个家只怕是容不下她!”苏曼菡看着乔憬告状说道。

    “怎么了?你们欺负她了?”

    听到战远山这么说,苏曼菡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是她欺负你的宝贝孙女,把她的脸都打肿了!”

    战远山松了口气,“吓死我了,那丫头没事就好。”

    苏曼菡简直要吐血,“爸,南晴是你孙女啊!她被打了,你怎么能——”

    “那肯定是她说了不该说的话,憬丫头我清楚的很,性格可爱,招人喜欢,从来都不会招惹是非。南晴那丫头都是被你宠坏了,一条天到晚在外招惹是非!从现在开始,你给我好好管教她,以后她要是再敢招惹憬丫头,我就咳咳咳——咳咳咳——”

    跟着那边常来苏曼菡丈夫的声音,“爸,你不能动气!医生!医生!”

    “嘟——”的一声电话挂断。

    苏曼菡吓得不轻,要是老爷子因为她们母女俩气出个三长两短,那她们就是战家的罪人了。

    想到这,苏曼菡哪里还敢继续找乔憬的麻烦,拉着战南晴就往外走。

    战南晴虽然心有不甘,但顾虑到继续闹下去,真的把老爷子气到哪里,便只得将怒火硬生生的忍下。

    离开之前,战南晴对着乔憬恶狠狠的瞪了眼。

    等着!这件事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把门带上。”乔憬提醒说了句。

    气!

    战南晴和苏曼菡皆是差点被直接气死。

    画面一转。

    医院VIP病房里。

    战祁霈从梦中陡然惊醒,猛地坐了起来,满头大汗,气虚喘喘。

    缓了两秒后,战祁霈第一时间掀开被子,朝着自己身下看去。同时脑海中浮现出昏迷前女孩在他身上的肆意妄为。

    路子骄一进来就看到这不太雅观的一幕,“咳咳,战少,你这是尿床了?”

    战祁霈睨了路子骄一眼后,盖上被子。

    “那个女孩呢?”

    “哪个女孩?”路子骄疑惑问。

    “救我的那个女孩。”

    “我一接到医院的电话就赶过来了,没看到什么女孩啊?”

    她走了?战祁霈眉头拢起,“帮我调查是谁送我过来的?”

    “这个我查过了,对方没留下姓名,把你送到医院门口后就走了。我也问过服务台了,送你过来的不是什么女孩,是几个戴口罩的男人。”路子骄说。

    战祁霈薄唇紧抿,面如寒风。

    不出意外,她是故意躲着他!

    碰了他不该碰的地方,还想躲?没门!

    除了他战家的门!哪里也别想进。

    “调监控,查,一定要把她找到。”

    “哦,好。”路子骄挠了挠后脑勺,看着战祁霈那咬牙切齿的样子,他怎么感觉那个女孩不是救了战祁霈,而是跟战祁霈有仇似的。

    “哦!对了!差点把这事忘了跟你说了。”

    “什么事?”战祁霈捏了捏眉心,他现在满脑子全都是挥之不去的手术画面,别的事不太想听。

    “就是你爷爷给你定下的婚事,你妈今天把你未婚妻接到家里了。”

    “你说她,一个跟我毫不相关的人,100天以后,她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好端端的提她干什么?”战祁霈兴趣缺缺的说道。

    战祁霈漠不关心,路子骄则是一脸激动的神色。

    “嘿嘿——我跟你说,你这100天的媳妇不简单啊!刚一上门,就把你妈给怼了,还把你妹妹给打了!”

    “南晴被打了,你就那么激动?”战祁霈没好气的吐槽说道。

    “你这话说的,我就是觉得有意思,挺想见见她的,上来就动手打人,肯定长的五大三粗,孔武有力……”

    路子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战祁霈躺了下来,拉上被子,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

    “战少,我还没说完呢。”

    “我要休息,出去。”战祁霈闭上眼睛吐了句。

    “不,不是——你——”

    “出去。”

    路子骄耸了耸肩膀,“好吧,那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路子骄回头看去,“婚礼还有三天,你这伤能参加吗?不行的话跟你家里人说一下。”

    战祁霈睁开眼,并未转身,“我受伤的事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你是怕家里人担心?”

    “还有,三天后的婚礼我不会去参加。”

    “你,说认真的?!”路子骄被战祁霈的话给惊到。

    “我什么时候开过玩笑?”战祁霈在说完这话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欸?不是,战少,你这不是开玩笑的,这——”

    “你可以出去了。”

    路子骄“……”

    这家伙从小到大就这个脾气,不想说话,怎么逼他都没用。

    算了,这是战祁霈他自己的婚礼,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操个什么心。

    “啧啧啧——”路子骄咂了咂嘴,三天后要热闹咯。

    转眼间,三天过去了。

    乔憬穿着婚纱独自一人站在礼堂里,低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

    按照时间,还有八分钟就到正点了,如果战祁霈还不来,她就撂挑子走人了。

    前来参加婚宴的宾客们一个个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新娘子长得还真是好看,只可惜想要嫁入豪门,光是有一副好皮囊是不够的。”

    “可不是,我听说她是乡下出生,一直在乡下种地。而战家是我们帝都第一豪门,这两家可以说是云泥之别,门不当户不对。”

    “反正也有100天,100天之后,这个新嫁娘就要被赶出战家了。”

    “……”

    哼!战南晴在心里冷哼一声。

    活该!就你也配嫁给她哥?现在得到报应了吧?

    与此同时,战祁霈正在往举办婚礼的酒店赶。

    没办法,就在十分钟之前,战远山打电话给他,说是他今天不去参加婚礼,他就从医院楼顶上跳下去。还跟他视频通话,老爷子正站在医院天台上,风呼呼的吹着,一只脚踩在天台边缘,一副随时要跳下去的架势。

    考虑到反正也就100天,战祁霈心想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八分钟过去了。

    “时间到了。”乔憬自言自语的说了句,而后抬手一把扯下白色的头纱。

    “她要干什么?”苏曼菡站了起来。

    乔憬无视众人看过来的目光,提着婚纱朝酒店大门口走去。

    “乔憬,你要去哪儿?”苏曼菡气势汹汹的追了上去。

    乔憬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表,“超过一分钟了,我有事先走了。”

    苏曼菡浑身上下都在颤,压抑着随时要爆发的怒火低吼出声,“你难道就一点规矩礼仪都不懂吗?今天是结婚的大日子,那么多亲朋好友看着,你就这么走了?像话吗?!”

    “我不懂规矩,不识礼仪?我说,战夫人,你是不是搞错了?是你儿子迟到不来,是他把你的这些亲朋好友不放在眼里,是他视这婚礼为儿戏。凭什么你指着我鼻子骂?是豪门就可以霸道到蛮不讲理吗?是豪门就以为我这个孤女好欺负吗?!”

    乔憬字字铿锵,句句珠玑。

    乔憬这掷地有声的话,堵得苏曼菡到嘴的话全都卡在了嗓子眼里,同时看着周围人那些投射过来的古怪视线,一张瞬间又红又躁起来。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乔憬人已经不在了。

    她真的就这么走了?

    乔憬提着婚纱走到马路上,无视周围人看过来的目光,考虑着地里玉米的事。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憬姐,恭喜你今天结婚啊!”

    “调侃我?”乔憬无语说道。

    “我哪敢啊,我是真心的。”

    乔憬眉梢一挑,眼含笑意,“那好,份子钱。”

    老四抽了抽自己的嘴,叫自己嘴贱。

    “反正也就100天,你以后还会重新结婚,到时候我再上份子钱。”

    “现在是现在……”

    在乔憬接电话的同时,黑色的迈巴赫正在马路上急速行驶着。

    “咦?战少,你看那个路边那个穿婚纱的,是不是你的未婚妻?”路子骄朝着前面看去。

    战祁霈刚准备朝前看,就听路子骄突然“卧槽——”出声,跟着路子骄猛打方向盘,车子失控,朝着路边猛地撞去。

    正在打电话的乔憬听到动静后,转头去看,下一秒便看到失控的车子正朝她这边猛地撞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