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排行榜 > 我全家都穿成了反派

    《我全家都穿成了反派[都市言情]》有佛书一_【原创小说|纯爱小说系列】

    作者:有佛

    书名:我全家都穿成了反派

    更新时间:2022-06-23 18:45:10

    来源:zd

    《我全家都穿成了反派》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云桃云华春大结局,让你安静的进行我全家都穿成了反派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的场景。瞧见这场面云桃顾不得多想,立马尖声叫了出来。你是谁!救命啊!胡麻子欲行好事,兴致正高。被这叫声激得焉了一半,便面露凶光双手掐住了云桃的脖子。真是个扫兴的东西胡麻子恶狠狠在床榻边吐了口唾沫。见云桃扑通的厉害,逐渐加大了手中的力道。一个瘦弱小姑娘的力气怎么能比得上身强体健的成年男子?加上呼吸愈发困难,云桃感觉身体的力气不断流失着
    《我全家都穿成了反派[都市言情]》有佛书一_【原创小说|纯爱小说系列】

    第2章:穿进书里了?

    脑海中奇怪的记忆告诉她,她一跟头摔到了河里差点淹死……

    “娘!娘!”

    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万红梅望着河堤上迎面走来的男子和女孩,这是她的丈夫和女儿?

    万红梅脸上的神情顿时慌乱起来,犹豫着要如何回应这俩人。

    “小万同志啊!”云华春热泪盈眶满含深情喊了一句。

    瞧见她熟悉的皱眉表情,还有手边的小动作,云华春对眼前人的身份确信无疑。

    这是他老婆!

    听得熟悉的称呼,万红梅眼泪就下来了。

    “老云啊,我的宝贝闺女啊!”

    万红梅上前把自己闺女抱了起来。

    闺女变小了,轻了很多。

    扑了个空的万华春有些无奈,跟在一旁拍了拍闺女和老婆的背。

    一家人在一起,这是万幸。

    “红梅啊,你伤着哪里了吗?怎么全身湿透了?”云华春关心老婆道。

    他跟女儿醒来的时候都处境不妙,老婆瞧着也遇到事了。

    “没事,就是摔河里了,我游回来了。老云啊,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来这里了?”万红梅胸闷头晕眼含热泪道。

    “这……”云华春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给老婆解释如今的情况。

    “娘,我们穿越了!”云桃神经大条道。

    “啥玩意?穿越?就是电视剧里面演的?”万红梅哭声渐小,逐渐回过味来。

    “对,穿越了,我们一家人都穿越了。”云桃解释着,顺带拿袖子给万红梅擦了擦眼泪。

    “那咋办啊?还能穿回去吗?”

    “目前的情况看,不能。”

    听罢,万红梅哭声渐大。

    “我这打拼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快退休享清福了,你说,咋就碰到这种事了?”

    “早知道要穿越就不那么辛苦,大半辈子不舍得吃不舍得用!”

    云桃听到这话眼睛亮了亮。

    “娘,你先别哭,别难过……”

    从那根榔头来看,她们一家穿越可能带来了别的东西,只是他们还未摸清楚。

    “说不定,你和我爹的辛苦没白费呢!”云桃安慰她娘道。

    噔噔蹬蹬……

    嘹亮的锣声再次响起。

    “都静一静,听村长说……”

    “这是怎么了?”万红梅抬眼道。

    “我们村里出急事了,先上去看看吧。”云华春安慰老婆道。

    敲锣打鼓挨家挨户通知少有,定然是遇上什么大事。

    一家三口也顾不得叙旧,泪眼婆娑相互搀扶上了河堤。

    村口站满了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大家正热闹闹找着相熟的人说话。

    “你说村长这是闹得哪一出?好好的,把大家伙都给喊回来。”

    “出什么大事了?”

    “应该是县里的事情吧,要不然,村长也不会大家伙都给喊过来!”

    云桃一家三口站在人群后,也有些纳闷。

    “乡亲们都静一静啊!长话短说!”石方拄着拐杖道,他脸上密布的沟壑都染上一分严肃。

    这话在沸腾的人群中犹如投进大海的石子,微乎甚微,泛不起任何一点波澜。

    大家伙还在张家长李家短,三三俩俩打趣着,小孩子们甚至在人群中追逐打闹起来。

    石方气的夺过一旁管宝泉手中的锣,泄愤似敲打着。

    尖锐刺耳的锣声连续响了数十下才停歇。

    众人顿时安分了不少。

    “都大祸临头了,还在那里说闲话!胡人已经攻破永行关了,非得胡人站在村子口你们才安静吗?”石方憋着一口气吼道,脸色也惨淡了几分。

    云桃听了却是瞬间傻眼。

    永行关、石岗村、胡人……

    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啊?

    等等,这不是前几天闺蜜发给她的一本古言复仇小说《月雕栏》里面的地名吗?

    这本书是以男主苏淮的视角展开,苏淮生在名将世家,是个锦衣玉食贵公子。

    一夜之间突逢巨变,家人被奸臣陷害关入牢狱处死,苏淮被家仆拼死护出,流落民间数年。

    恰逢国家危难,已经长成英俊少年郎的苏淮隐姓埋名混入军中。

    立下不少战功,在朝堂上拥有一足之地。

    拥有了权势的苏淮展开了自己的复仇计划,拥护新帝上位,一个个揪出了当年陷害自己家人的奸臣。

    最后成功替家人沉冤昭雪,辞官归家,结局圆满。

    闺蜜笑着跟她说,这书里的反派一家跟他们家名字一模一样。

    云桃接过闺蜜手机看了几眼。

    一开场就是书里的反派作为胡人的走狗迫害主角,大反派跟她爹的一个名字,她实在是无法带入,特别是在知道闺蜜剧透反派一家都死光后。

    她更是直接弃书了……

    “爹,我们是不是穿到书里啊?”云桃扯着她爹的袖子问道,少女的脸庞顷刻间苍白如纸。

    “什么书?”

    “我之前,在凉凉那里看了一本书,里面讲的就是什么永行关、胡人,还有一家人跟我们的名字一样……”云桃哭丧着脸道。

    “我们一家在里面都是反派,爹你还当了敌国的走狗,我们一家都被主角杀掉了。”

    “书里还写了别的什么吗?这胡人打到哪里了?”云华春抓住关键信息问道。

    “这……”云桃仔细回忆着,“好像是分东西而治,打到中部了吧,开头就打中部了!”

    “好,我知道了,桃儿你别急,慢慢想想,我们回去再说。”云华春安慰女儿道,强压下了身体的不适。

    前面的村民们已经炸开锅,甚至有的直接哭了起来。

    “石叔啊!这胡人都是剥皮吃人的野兽啊!这可怎么办?”站在前头的一个又高又瘦男子嚎着嗓子哭了起来。

    其他人也跟着面露悲戚之色,人群又闹哄哄起来。

    石方吹胡子瞪眼,眼神愈发难看。

    “我让人去喊了半天了,你们在干什么?还在那里说闲话!快快回家收拾东西带好,逃命去吧!”石方说道。

    “石伯,地里的粮食咋办呢?还有一个多月就收成!”

    “表叔爷,我家里屯的鸡蛋还没卖,家里没钱买粮了啊……”

    “石叔,我老娘病了,下不了地走不动道了……”

    众人聚在一团,望向人群中的主心骨,石岗村的村长石方,七嘴八舌说着自家的难处。

    “都什么时候了?命重要还是钱重要?”石方唉声叹气道。

    “能带上的东西都带上吧,赶紧逃命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