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排行榜 > 重生七零小知青

    重生七零小知青蒋蕴莫红梅的小说章节目录

    作者:打伞的红鲸鱼

    书名:重生七零小知青

    更新时间:2022-06-23 18:44:12

    来源:九阅

    为大家提供《重生七零小知青》小说在线阅读,是作者打伞的红鲸鱼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现情小说,主要人物是蒋蕴莫红梅,小说讲述了:她们的早饭,两个胃口小的女孩子还可以合吃一份。 “给你!”蒋蕴和莫红梅掰开馒头,同时伸向刘利香。 白面馒头比玉米面馒头要贵几分钱,刘利香自己买的玉米面,忙掰开自己的往嘴里塞,一边吃一边说:“我不要,你们自己吃吧,我看你们又瘦又小,不多吃点怎么会有力气。” 蒋蕴同莫红梅对视一眼,收回了手,自顾...
    重生七零小知青蒋蕴莫红梅的小说章节目录
    莫红梅的小姨夫在铁路工作,很小就跟着小姨南来北往地坐过不少列车,这一趟知青专列的掌厨师傅若不是认识她,昨天也不会帮她开小灶。 餐车供应面条、包子、馒头、馄饨……现在虽然物资缺乏,但只要你有钱有票,还是可以吃得不错。 但她们大多是来自普通家庭的女孩子,且都比较节约。就是昨天莫红梅打了那一碗热汤面也是因为担心蒋蕴的身体,才会奢侈一回,现在自然以吃饱为主。 同大家一样,白米清粥再加半个馒头就是她们的早饭,两个胃口小的女孩子还可以合吃一份。 “给你!”蒋蕴和莫红梅掰开馒头,同时伸向刘利香。 白面馒头比玉米面馒头要贵几分钱,刘利香自己买的玉米面,忙掰开自己的往嘴里塞,一边吃一边说:“我不要,你们自己吃吧,我看你们又瘦又小,不多吃点怎么会有力气。” 蒋蕴同莫红梅对视一眼,收回了手,自顾自地吃起来。 蒋蕴胃口小,一碗粥,大半个馒头就已经撑到顶,这已经是她尽力多吃的结果。 见莫红梅吃得不多,这才把放在饭盒盖上的两个小半截馒头推给了刘利香。 刘利香一时拿不定主意吃不吃。不吃吧,她感觉自己的肚子确实还没填满,而且她们两个也确实再吃不下;吃吧,好像又有点不好意思。 正纠结着,一只黑瘦的手突然伸过来,直接挑走了比较大的一块。 “唔,真香真软!”嘴上边赞叹着人竟直接走了,留下一个背影给目瞪口呆的刘利香,旁边几个正吃着的也看了过来。 刘利香回过神忙拿起馒头,狠狠地咬下一口,早知道她就不那么纠结了,竟然平白便宜了别人。 “那是谁啊?”蒋蕴见人走远了,才扭过头来问莫红梅。 “那是我们学校的许娇娜……不!人家现在已经改了名,叫许卫红。”刘利香撇撇嘴,有些厌恶地道,“我跟你们说,你们不要和别人说呀。她可坏了,特别爱占人小便宜,听说还是三只手。” “三只手?”蒋蕴吃了一惊,这姑娘偷东西吗? 刘利香点了点头,“不管是不是,出门在外,什么人都有。你们的财物,我看还是仔细收着点比较好,尤其是你。” 她点了点蒋蕴,“我昨天就看见你的粮票从口袋里掉出半截来。” 莫红梅点点头,当时刘利香就提醒了她,是她替蒋蕴给收拾起来的。“确实,蒋蕴,你平时要多注意一些,你的粮票我都收起来的,等会拿给你。” 蒋蕴点点头,又摆了摆手:“就放在你那里吧,咱们两个一起吃。” 莫家的家庭条件和蒋家差不多,但是莫家的子女多,莫家大哥二哥都在新疆当知青,还有个二姐早两年就到了北边,这一次去,应该能够见到她。 莫红梅身上的钱票肯定没有她的多,毕竟她是替自己大哥来的,家人对她多有愧疚,给了她不少钱票贴补。 几个人吃着饭的时候,列车已经缓缓开动,说说笑笑地直到列车员来餐车赶人,大家才往拥挤的车厢回去。 原先还有些松散的车厢一下子拥挤了许多。蒋蕴她们在的那一排座上现在坐着两个面生的女孩子,两个人应该是好朋友,正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 其中一个编着两条辫子的女孩子还记得方才是蒋蕴她们把地方让出来的,见到她们走过来,忙拉起另外一个剪着胡兰头的女孩子站了起来,她热情洋溢地道:“你们好,我们是来自鲁省的向前进,这位是刘慧芝同学。” “你们好,我是莫红梅,这位是蒋蕴,刘利香……。”莫红梅站出来打了招呼,又一一介绍了她们这边几个人的名字。 大家笑笑地点过头,蒋蕴拉着莫红梅,直接在那位刘慧芝同学不情愿的目光中坐到了原本属于她们的位置,刘利香左右看了看,抿了抿唇,坐到了二排座靠窗的位置。 “哼!”刘慧芝一愣,恨恨地跺了跺脚,瞪了一眼拉向前进起来,又眼珠子一转,居高临下地斜睨着蒋蕴,理所当然地道,“我身体不好,最受不得气闷,你发扬发扬友爱互助精神把座位让给我吧。” 让给她?凭什么? 蒋蕴抬眼看了看她。但显然这位刘慧芝没有半点自知之明,她挑着眉,对几人的打量不以为然,似乎还有些颇为享受的样子,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 同这种人讲道理,大概是行不通的。蒋蕴伸手拦住想要开口的莫红梅,淡淡道:“狠斗私字一念闪,这位同学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你……”刘慧芝脸色僵了僵,正要开口回嘴,被向前进拉住了。 “慧芝!我看这个位置也很好,咱们挤一挤坐下吧。” 说着凑近她低声道,“你别忘了,这不是在学校,要是闹事会被记处分的,你不想当先进分子啦!” 刘慧芝灵活的眼珠子又转了转,冷哼了一声,别别扭扭地坐了下来。 向前进充满歉意地冲三人笑了笑,跟着坐了下来。 莫红梅惊讶地看了看蒋蕴。蒋蕴的心一向很软,性子也属于比较好拿捏的那种,以往碰到这种情况,她不是把把座位让出来,就是傻乎乎地同人讲道理,没想到她居然变得强势起来。 莫红梅笑着偷偷冲蒋蕴比了个大拇指。 干得漂亮! 雨后的黑夜,没有半点星光,空旷的原野上,只有远处的榆林站亮着昏花的灯光,列车奔驰在这黑暗的原野之中,向着远方那星光似的昏黄灯光处飞驰而去。 “钉铃铃……”站台的电铃响起。 夜色中一辆军绿色的列车缓缓从黑暗中驶了过来,榆林站的站长董卫国右手持着信号灯左手持着一面小红旗在站台上挥舞着,奔驰着的列车头“吭呲”两声,喷出滚滚浓烟,速度渐渐地缓了下来。 “……到了!要到了!”不知道车厢中是谁欢呼了一声,几秒过后,像是水滴滴进了热油锅之中,瞬间就沸腾起来。 然后一节一节地传递,直至整个列车上的人都被感染,大家都激动地欢呼起来。 男同学们打着呼哨齐齐涌向窗边,冲着几百米开外的小站台,激动地挥舞着手臂,和同探出头来的同伴们打着招呼,女同学们也都站了起来,一边清点随身的物品,一边仔细整理着衣物头发。 蒋蕴恹恹地没有动。这才哪到哪,到了榆林站,还要再走两天的路才能到她们这批知青们分配到的三零三生产建设兵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