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排行榜 > 绝情总裁的复仇妻

    《绝情总裁的复仇妻》小说by狐媚-狐媚作品

    作者:狐媚

    书名:绝情总裁的复仇妻

    更新时间:2022-06-23 18:27:50

    来源:zzy

    绝情总裁的复仇妻 狐媚著 连载更新中 钱诗春司徒南 变幻人生,钱诗春司徒南为了情缘,奋不顾身,分享:,你带着女人来做什么?司徒南的眼眸放射出一道冷光在钱诗春的身上扫过,对于她的质问,他充耳不闻。他转头看着身边的女人,那眼神中的温柔与刚才的冷光相对比,便能够看得出哪一个女人在他心里更重要。站在司徒南身边的女人收到他的眼神,她立刻将包包中的离婚协议书拿出来递给他。她收回手的那一瞬间,眼角的余光瞥向了钱诗春,注意到钱诗春眼中受伤的神色,她眼底深处闪烁出一抹得意的色
    《绝情总裁的复仇妻》小说by狐媚-狐媚作品

     

    第8章 他另有目的

    一栋欧式的别墅前站着一位女孩子,她闭上眼做了个深呼吸,为自己打了打气,这才抬起脚走了进去。

    她才走到玄关处就听到了大厅内传来了两个男人争吵声。

    为了及时阻止他们继续争吵下去,钱诗春换好了鞋子就紧忙走进去,“爸爸,哥哥,你们不要再吵了。”

    钱莱冶与钱季屿一同将视线停留在钱诗春的身上,钱莱冶的眼神中流露的色彩是满满的欣喜,而钱季屿的眼神中却充斥了很多的焦急还有担心。

    钱季屿几步便来到了钱诗春的身边,一边推搡着她离开这里一边说道:“我不是打电话告诉你不要回来吗?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

    钱诗春抓住了钱季屿的手,她知道哥哥的一番好意,在心里她很感激哥哥的关心,但是她不能够为了自己的自由就不顾及钱家。

    松开了钱季屿的手,她来到钱莱冶的身边,注意到他黑色的发中已经出现了银丝,她很心疼。

    这么多年来,她就像个小公主一样生活在钱莱冶还有钱季屿的呵护中,她从来不担心任何事情,现在钱家是需要她的时候,她怎么会袖手旁观呢?

    “爸爸,我答应您,一定会努力让李晋阳爱上我,一定会壮大我们钱家的势力,在商业界上不会成为待宰的羔羊。”钱诗春说完对着钱莱冶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自信。

    钱莱冶就知道自己的算盘不会打错,这么多年他在钱诗春身上所付出的一切都不会付之东流,一定会有回报。

    他嗯了一声,紧接着就抱住了钱诗春,双手在她的后背上拍了拍,低沉的声音说道:“诗春,原谅爸爸为了钱家而选择让你商业联姻,答应爸爸,你一定要幸福。”

    钱诗春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与李晋阳拥有一段美好的婚姻,但是她发誓,不管婚后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她一定会将最幸福的一面在家人面前表现出来,绝对不会让他们伤心难过。

    钱季屿目睹这一切,他心里的火便蹭蹭的向上冒着,越来越旺盛,怎么也灭不了。

    钱诗春从十八岁就一个人去了澳大利亚,一走就是五年,现在好不容易回家了,居然又要面对商业联姻,她为什么就不能够在家中留的时间长一点呢?

    钱莱冶注意到钱季屿眼神中所表现出来的愤怒,他便明白这个儿子心里在想什么。

    就算是他再喜欢这个儿子,他也不允许钱季屿因为太过于宠爱着钱诗春而做出傻事,在这个关键的时候,他不能够出任何的差错,否则就再也翻不了身了。

    他将钱诗春从怀抱中推开,随即说道:“诗春,你一会儿与萌萌去商城逛一逛,将自己打扮打扮,爸爸希望你将最优秀的一面表现在李晋阳的眼前。”

    钱诗春虽然很不喜欢与杨丹萌单独相处,但是爸爸已经这么说了,她也不想去拒绝,“好,我先去换件衣服,稍后就去找SZ。” 语毕,钱诗春便走上了二楼,去了自己的房间。

    钱季屿一双深邃的眼眸一直注意着楼梯的方向,完全忽略了同在一个大厅内的钱莱冶。

    他喜欢看着钱诗春开心的模样,喜欢看着钱诗春调皮撒娇的模样,更喜欢她一直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自己的身后。

    可是那些都成为了曾经,现在钱诗春长大了,她与他之间的距离似乎越来越长,而她也不会一直赖在他的身边喊哥哥两个字了。

    钱莱冶用力咳了一声,待钱季屿的视线转移到他的身上,他阴沉着一张面孔,冷言道:“跟我去书房。”

    书房内的布局很简单,但摆放的书桌,书柜,一套沙发,一张茶几都彰显着富贵。

    钱季屿坐在了书房内的黑色真皮沙发上,双眸凝视着钱莱冶,“爸爸,您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

    “我所做出来的决定都是为了钱家,为了你的以后,所以,对于我的决定你不准再有任何的争议。”钱莱冶的眼睛紧盯着钱季屿,面无表情的他就像是一个王者,在下达着命令。

    钱季屿没有被钱莱冶的样子吓到,他反而辩解道:“爸爸,您做出来的决定我都不曾反对过,但是这一次,我反对到底,我绝对不会让诗春嫁给李晋阳。”

    钱莱冶转过身子背对着钱季屿,低沉的笑声从他的口中传了出来,而那双眼眸中却露出了奸诈的眼神。

    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让钱诗春嫁给李晋阳,之所以走这一步是另有目的,而李晋阳这位金主,也必然会成为他钱莱冶的姑爷,只不过他是属于钱诗梦而不是钱诗春。

    钱莱冶再一次转身,来到钱季屿的身边坐下,抬起手就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季屿,你还是年轻啊,做事情太感情化,你让爸爸怎么放心将华盛集团交给你啊!”语毕,钱莱冶低下头叹息了一声。

    钱季屿自然明白钱莱冶的话中之意,但是让他看着钱诗春离开自己的保护,他就是做不到。

    他希望将钱诗春一直留在身边,亲自去保护她,呵护她,照顾她,哪怕是一辈子,他都无怨无悔。

    “爸爸,我就只有这一次,因为诗春而打断了您的计划,我相信您一定看得出我心里在想什么,所以……”

    钱季屿的话还没有讲完,钱莱冶便蹭的站起身,他在钱季屿的面前来来回回的走了几步,内心产生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在商业街上滚怕光有头脑是没用的,男人成就大事必须要做到冷漠无情,心狠手辣,女人也不过是消遣中的发、泄工具,不必看得太重,只有如此,才能够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霸业,再有,诗春是你妹妹,她早晚有一天会嫁人,她总有一天是不需要你保护的。”

    钱莱冶说完,他定睛看着钱季屿,注意到他还在犹豫,他便继续给钱季屿灌输着,希望他能够成为保山市下一个商业的龙头霸主。

    “季屿,司徒南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他想要打击某一家企业从不手软,不将那个企业逼上绝路他不会收手,而他也会将自己的利益稳住不出任何差池,面对这样一个劲敌,想要除掉他很难,所以,你就要不断壮大自己的实力,势力,还有威望,在达到自己目的的前提下,利用谁都不要存在愧疚。”